放点画和文字的小角落

 

歧路 (鸣佐)

Part.1


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

坐在病床上的漩涡鸣人绕绕头,郁闷的情绪简直能从嘴里冒出烟来。


就在前几分钟,睁开眼,自己从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猛地醒来,接着就被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团团包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着自己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仔细辨认一下,这些人居然都是自己年少时的伙伴。但不同与记忆的是,每个人都微妙的发生了变化,好像,长大了。


什么嘛,已经过去十年了呀。


这对于一直以来都是直线条思考的鸣人来说,惊讶过后也只会笑笑说原来我又在做梦了呀。


可是,他们说这并不是梦,自己是因伤真真实实的睡了十年。

鸣人感觉自己脸上的笑容已经绷不住了。


我又被落在后面了吗?


来不急等周围的大家反应过来,鸣人完全就不像一个已经躺了十年的人一样,左手拔下右手的输液导管,撑着将被子一掀。随着白被的翻滚,他已经跑出了门外,留下一脸惊讶的众人。


大量空气不断的涌进口中,肺随着呼吸上下律动。快一点,再快一点。鸣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身体自然反应超过了理性思维,脑子里就像打翻了颜料的画板,越擦反而毁得更严重。


猛地,刺骨的疼痛从大脑传来,鸣人脚步一不稳,重重跌倒在地。纷纷攘攘的声音逐渐把自己包围,开阔的视野也慢慢被人群取代。


鸣人突然觉得好难受,就像溺水的鱼,难过到了忘了呼吸。



直到被背回到原来的房间里,直到小樱的怒拳下来,鸣人才从刚刚的情绪中出来。呆呆的看着她,扯出一个不算好看的笑容。


小樱止住哽咽的声音,轻轻地说:”欢迎回来,鸣人。“



。。未完

修改版













评论
热度(3)
Top

© 喵苗淼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