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点画和文字的小角落

 

【鸣佐】歧路4

Part.4

鸣人发现去见宇智波佐助这件事比想象中困难。

先不说自己刚刚醒来对周围的环境还不是很熟悉,找不找得到火影办公室都是个问题。关键是自己的朋友们像约定好的一样,开始对自己进行美其名曰陪护实为监视的行为,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现在还没恢复,以后有的是机会出去逛逛。火影什么很难见到的,别想太多了。

但是都三天过去了。这种类似于囚禁的奇怪感觉真的让人超级不爽的呀。

漩涡鸣人表示抗议。

于是,趁着夜色,佐井去打开水的空档,鸣人偷偷的跑了出来。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去见佐助。不过去看看也许就知道答案了,不就是火影办公室吗,我就不信我找不到。

 鸣人轻巧地越过护栏,翻身伸脚踏上另一边低下些许房屋的屋檐。夜风随着他快速移动的身影,鼓动起条纹状的病服。鸣人咧开嘴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

眼前飞速交替的场景,正在直面告诉他一个事实。

 木叶变了。

 静谧的夜晚,四处不歇业的小店点着灯为这个原本暗色的木叶增添了一层柔和的光彩。道路变得更宽,房屋也不知比之前高了多少。但是在某些街角巷尾,还是在散发木叶过去的味道,而仍在街头开着的一乐拉面店,更是轻易的突破了鸣人对未来生活的困惑。

 鸣人笑的更开心了。看来未来的世界真的变得不错呀。 虽然自己错过了这个世界的十年,但是积极勇敢地面对新的生活才是我的画风嘛,沮丧什么的才不是应该考虑的事情。

他轻松的一跃,跳到了10年前自己曾站过的电线杆上。张开双手,感受迎面而来的风。

火影室的位置并没有改变,只是比之前的再高了一些,依旧灯火通明。而火影岩依旧提留在五代的阶段,并没有雕刻新的上去。鸣人突然有些怀疑,鹿丸不会是在骗自己吧。但转念一想,鹿丸应该没那么勤快去编个故事骗自己。

那么,没想到这家伙还治理的不错的说。鸣人有些不服气的想着,“我一定有去会会他。”

说着,他转身一跃,在楼层中穿梭顺利地到达楼顶,贴到火影室的落地窗外。

鸣人不由地有些紧张,手里的汗一股劲地往外冒。

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何,也许现在因趴着桌子上的那个人就是鸣人的答案。

月色高悬,鸣人透过窗看着卧在桌上的黑发男子,不由拽紧了自己的手。恍惚间,零星的光在眼前闪过,心里像压着一块巨石,竟有些喘不过气来。
在他的记忆里,黑发男子转过头来都是佐井那职业的微笑。为何心里会这么难受呢。
 
鸣人轻手轻脚地顺着窗沿打算闯入室内。虽然躺了那么久,身体还是并没迟钝啊。没想到近处看他居然这么好看,不像忍者啊......
还没来得及反应,鸣人感觉身后突然有个人捂住了自己的嘴,硬生生把他带离了火影楼,摔倒在旁边的天台上。
“你怎么在这?”来者浅蓝色的头发,一张口全尖锐的酷似鲨鱼的牙齿,“你不是还在医院吗?卡卡西呢他不是看着你吗?”
鸣人从地上支起身来,满脸的不解。
“水月?你怎么在这里?”在记忆里,水月不是跟着大蛇丸的吗?
水月看起来更生气了,“这话不该我问你吗?”
“等等我有问题要问你。”
“要问你也先给我回医院去,漩涡鸣人我知道你刚醒....”
“水月。”
鸣人澄蓝的眼睛注视着水月,隐约留下时光痕迹的脸上还是和当年一样的坚定神情。
“他就是宇智波佐助吗?”
“是。”水月张张嘴,一时不知道该再说着什么。
“我总觉得有些事只有见到他我才有答案,可是刚刚透过窗看到他的时候心里又冒出了更多的疑问。”鸣人转过身去,夜幕下的木叶安静祥和,风吹起,火影楼上一盏灯在明明灭灭。“就像沉入了深海,周围都是海底不知哪来的轰鸣声,却什么都抓不住。”
水月走上前来轻轻拍了拍鸣人的肩,“你就当做是一场梦吧,你以前应该没见过宇智波佐助吧。”
“我只记得打败辉夜后,耗尽了所有的力量彻底晕了过去。”结果一醒来居然十年后了,最后是宇智波佐助解开无限月读的吗?那为什么我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是和宇智波斑一伙的吗?但是宇智波斑应该死了啊。看来有些事还是需要直接去问他啊,他现在好像睡着了,那我改天吧。
“水月。”
“嗯?”水月看向一脸尴尬正挠头的鸣人。
“麻烦把我送医院去吧,我忘了路了......”
 
果然不管过了多久,吊车尾还吊车尾。
月光下,佐助抬起头来,轻轻叹了口气。
独身已成习惯,但也许是他的气息太过熟悉,自己才没有第一时间醒过来吧。

评论
热度(2)
Top

© 喵苗淼妙 | Powered by LOFTER